殘疾人的婚姻憧憬
發布日期:2012-12-16     來源:玉溪新聞網

玉溪新聞網訊(記者??鄭云華??/圖)美滿幸福的婚姻生活是每個成年人都向往的事,殘疾人也不例外。他們雖然沒有健全的體魄,可他們和健全人一樣有著豐富的精神世界,渴望愛與被愛。但由于身體的缺陷、經濟的窘迫等諸多因素,他們在通往婚姻殿堂的道路上品嘗著艱辛和苦澀,也收獲著甜蜜和幸福。

  我也想有個家

   目前,我市有殘疾人17.8萬人。近幾年來,玉溪市在殘疾人就業、教育、康復上成果顯著,然而,由于身體的缺陷、經濟的窘迫等諸多因素,結婚成了殘疾人在就業和教育以外的另一個難題。

   1月31日,當記者見到李開學時,他已經騎著三輪摩托車在約好的岔路口等著我們。在他的帶領下,經過幾條彎彎曲曲的小巷,我們來到李開學的住處。這是位于紅塔區北城街道陸家屯村的一間老民居,房子雖然不大,但一點也不覺得擁擠,物品擺放得井然有序。

   李開學自幼患上小兒麻痹癥,走路一瘸一拐,但在一些人眼里還算是幸運的,因為他殘疾不算嚴重,能走路、騎車,有自理能力,每月有500多元的工資,空閑時跑跑摩的又有幾百元收入,但李開學總感覺生活少了些滋味。

   “我原來在北城蓮池水泥廠搞稱重過磅工作,一干就是20年,去年水泥廠停產后,現在在一家私營企業打工,還是搞老本行,稱重過磅。”李開學告訴記者,普通人下班后,都有老婆和孩子相伴,以前父親在世時還有個說話的人,但自從五年前父親過世后,每天就他一個人在這間房子里孤單地進進出出,下班回到家仰面倒在床上,深深的疲憊和孤獨向他襲來,如果能有個女主人那就像個家了。

   “以前不敢想結婚,總覺得自己會誤了人家,今年都42歲了,說不想結婚肯定是假的。”李開學打開了話匣子。這么多年來,李開學斷斷續續相過幾回親,但最終都不了了之。其中一個研和姑娘是朋友介紹的,個子很高,長得漂亮,是個健全人。提到這個姑娘,李開學的眼中有了些神采。那段時間,李開學一有空就約這個姑娘吃飯逛街,姑娘也不嫌棄李開學腿不好,慢慢地兩人進入了熱戀。

   后來,他們見了雙方父母,談到了婚嫁。“她的家人都很喜歡我,我父親也很喜歡她。但經過痛苦的心理掙扎后,訂婚前兩天我還是放棄了,并不是不喜歡她,只是覺得自己配不上她,我是個殘疾人,又窮,當時就想不能把她給誤了。”李開學回憶說。

   隨著年齡的增長,好心的朋友給他介紹了一個離異女人,但相處后女方嫌他沒房子、工作不好。

   后來在家人的安排下,李開學認識了一個殘疾女孩,“她語言有障礙,我自己殘疾了,再找一個殘疾的,一是怕影響后代,二是我經濟條件不好,有點自卑。”

   “我現在挺想找個伴,想有個家,不過這談何容易。”李開學說。

   北城街道北城20組的李躍葵是因車禍導致殘疾的,高位癱瘓的他雖然渴望幸福但卻不敢觸及婚姻。

   1994年,24歲的李躍葵由于車禍,導致下半身癱瘓。“時間會慢慢沉淀,有些人會在心底漸漸模糊,用遺忘詮釋短暫的幸福!”李躍葵的QQ簽名上這樣寫著,但是說起那段已經逝去的情感時,他神情黯淡:“殘疾人找女朋友,困難是你們正常人無法想像的。”

   他告訴記者,如果沒有這場車禍,他應該25歲就會結婚了。“當時有個女孩很喜歡我,車禍后,她表示想嫁給我照顧我,但被我拒絕了。這輩子都坐在輪椅上了,什么都給不了她。”

   多年來,李躍葵的父母及親戚從沒有給他介紹過女朋友,“大家都知道我的情況,也怕拖累女方,我們殘疾人的婚姻和正常人不一樣,現在我沒能力也沒條件談結婚。且不說是否有人愿意嫁,光想到婚后如何維持生計我就頭大,總不能帶著媳婦一起啃爹媽吧,所以在婚姻問題上,我一直沒敢考慮。”李躍葵說。

   不少單身殘疾人愛好廣泛,情感豐富。但談起婚戀,多數人表示“可遇不可求”,更有殘疾人對此避而不談。??

  殘疾人家庭維系不易

   “在很多人看來,殘疾人應該和殘疾人結婚,但我們本身行動就不方便,如果再找一個殘疾人,過日子更不容易。”在采訪中,不少殘疾人這樣說。可是,殘疾人要找個健全的人婚戀又談何容易?即便一些健全人愿意,也會受到其家庭的巨大壓力。

   “不怕大家笑話,我已經在辦理離婚手續。”28歲的小伙子小京(化名)苦笑道。近日記者在中心城區某按摩店見到了小京,“你好,哪里不舒服?”小京是盲人推拿師,也是這個店的老板,見有顧客推門就起身熱情地打起了招呼。眼前這個小伙子,身高1.75米,長得挺秀氣。小京是高中時視神經萎縮導致的低視力。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他看這個世界就像蒙上了一層紗。而今,要相距他很近的物體,他才能看得見。

   小京告訴記者,他的妻子小琴(化名)是個健全人。2007年底在父母的介紹下,他認識了小琴,小琴家在農村,條件不好,短暫的交往后,覺得對方不錯,2008年8月小京用光了父母的積蓄風風光光地把小琴娶回家。

   剛結婚時,日子過得還算和睦,但這種情況只維系了兩三個月的時間,“結婚沒多久,她就開始嫌棄我,從來不把我介紹給她的朋友,我們的收入本來就不高,她花錢又沒節制,矛盾也就有了。再后來她常常借故加班,很晚才回家,到最后這個家幾乎成了旅店,我母親見不慣說了幾句,她還對我母親惡語相加。這種緊張的關系持續到2011年6月,她搬回娘家。”

   “期間我也找她談了幾次,努力想要挽回,但最后都以爭吵收場,我們的價值觀、人生觀越來越不在一條線上,光靠我努力很難再過下去。”小京苦笑道。

   在走訪中記者發現,婚后致殘導致離婚的家庭很多。家住北城街道東前村委會木瓜營的朱志龍本在一家私營企業搞化驗工作,企業倒閉讓沒了工作的他開始抑郁,并最終導致精神問題,基本喪失工作能力。變故讓家里的生活變得艱辛,沒多久,不堪重負的妻子帶著3歲的孩子離開了這個家。如今,朱志龍和年邁的殘疾父母靠著低保相依為命。

   現在,殘疾人結婚難,婚后維系更難,如何讓殘疾人這個群體擁有幸福的生活值得大家關注。據了解,目前,社會關注更多的是殘疾人的基本生活保障、醫療衛生、康復服務等物質層面,對于殘疾人婚戀關注甚少。“這確實是工作空白點。”市殘聯相關工作人員說。

  殘疾人也可讓家庭幸福

   殘疾人想要擁有愛情,雖然很難,可現實生活中也有一些殘疾人獲得了甜蜜的愛情,一些人不但找到了健全人,還結婚生子,小日子過得有聲有色。

   在北城,殷美瓊的名字很多人都不陌生,這個43歲的殘疾女人有一家養牛場。殷美瓊從2歲就患上小兒麻痹癥,走路一瘸一拐。她小時候就察覺到自己與別人不同,但這并沒有給她帶來太大的困擾。“從小家里人就對我很照顧,生活雖然不富裕,但是日子還是過得挺愉快的。我也沒有受過很大的挫折,周圍的親人朋友對我都很友好,我還沒有見到一個歧視我的人。”殷美瓊說話的時候總是充滿了笑容。她很早就出來工作,曾經開過服裝店,后來又養牛,到現在發展成養殖大戶。

   她的丈夫是一個健全人,對她不離不棄,兩人已經生活了20多年。夫妻二人靠自己的雙手,蓋了房子,把養牛場經營得有聲有色。殷美瓊說起自己的家庭時幸福的表情洋溢于臉上,“我和老公他主內我主外,無論夫妻間有多大的矛盾、爭吵多么激烈,他都不會用‘殘疾’這個字眼傷我的心。遇到困難時,相互扶持,共度難關。我的兩個女兒很乖,又孝順。夫妻和睦、女兒乖巧,我很幸福。”

   同樣,北城蓮池9組的李紅光也用自己的陽光向上贏得了愛人的心。患小兒麻痹癥的他很獨立,高中畢業后找了份工作。為人熱情的他遇到了在食堂打工的妻子,一開始還擔心對方父母會介意自己的身體問題,但妻子一直安慰他,說她找的是他這顆心。

   果然,小伙子的體貼善良贏得了對方父母的心,他們放心地將女兒托付給他。兩人結婚14年,女兒已經上小學6年級了。李紅光說:“殘疾人一定要做到身殘志堅,克服心理上的自卑感,一定要有一種積極上進的心態,用心經營必定能開出美麗的花朵。”????

  記者手記

  殘疾人需要更多理解和支持

   記者在有關殘疾人婚戀話題的采訪中,遇到了許多身殘志堅的朋友,他們當中的很多人都有著多種興趣和愛好,他們的精神世界甚至比很多健全人還要豐富。可面對婚戀,他們總感覺有些無奈,有很多人甚至避而不談,找不到合適的另一半成了他們心頭的一塊傷疤。一方面,他們渴望交友;另一方面,他們面對肢體正常者,常常感到自卑。記者在調查中發現,社會各界對殘疾人的關注,更多的是在就業和康復方面。其實,每個人都需要社會生活,也需要家庭生活,殘疾人群體是社會的一個部分,他們甚至比健全人更需要家庭和社會的理解與關愛。

   殘疾人在搭建起親情港灣的同時,也在構筑著整個社會的和諧。我們真誠地期望,社會各界對殘疾人婚戀能給予更多的關注,讓殘疾人除了能像健全人一樣接受教育、平等就業的同時,也能擁有幸福的婚姻生活。

友情鏈接:    >>> 更多鏈接 >>>

同類天使 旗下網站 ? 版權所有:蘭草之戀?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0-2019?hunlian1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9001123號-2

公安備案圖標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08577號

腾讯捕鱼达人3d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