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患病妻陷無性婚姻 婚外尋藍顏
發布日期:2012-12-16     來源:楚天金報

???男主角檔案:金亞平 49歲 裝修行業

  女主角檔案:胡婉英 43歲 民營公司員工

  記錄人:記者 應子

  時間:2012年11月18日

  地點:光谷某單位院內

  起因

  一次聚會讓胡婉英開了眼界,發現了另一個世界的精彩,原先對丈夫壓抑許久的不滿集中爆發出來。她選擇了沉淪,開始結交異性好友。當她與異性好友的曖昧關系被丈夫發現時,胡婉英卻振振有詞地說這一切都是因丈夫的難言之隱而起。而且,她交朋友的事也征得了丈夫的同意,他們之間曾有一個口頭的“三年之約”。

  焦點

  胡婉英對丈夫有什么不滿,導致她有了婚外異性好友?他們夫妻間的“三年之約”到底是什么?

  【他說】

  因為愛她 所以立下荒唐之約

  與金亞平并排站在一起時,胡婉英有意和丈夫拉開了距離。落座在長椅上,胡婉英還特地往外挪了挪,表現出刻意的生疏。金亞平感受到了妻子的冷落,有些訕訕的,卻沒有一句責備的話。他靜靜地坐著,只有談到與妻子初談戀愛時的情形,臉上才浮現一絲微笑,不過很快被無奈代替。

分居風波

  半個月前的一天,我在家休息。臨近中午,妻子胡婉英還沒回家,我開始做飯。胡婉英工作的地方離家很近,她不喜歡在外用餐,每天都會回家吃飯。想著胡婉英曾跟我說過,最近秋燥,最好多喝點稀飯,我便開了火細細地熬粥。

  正忙活著,胡婉英回來了。看到我做飯,她不但不欣慰,反而挑剔地指責我連最簡單的稀飯都不會做:“你將火開這么大,浪費煤氣!熬粥要用小火的!”

  其實,我已起身準備將火關小,可聽到胡婉英冷冰冰的話,我心里也來了氣。在此之前,我已經多次看到胡婉英和一個男人同出同進,醋壇子早已打翻了。現在她還四處挑刺,讓我心里著實不爽。我沒好氣地回了一句,沒想到就捅了馬蜂窩,胡婉英和我吵了起來。好好的一頓中飯在吵架聲中結束。到了下午,她仍然沒有消氣,丟下一句“離婚”,然后頭也不回地跑了出去。“離婚”已經是胡婉英這三年來的口頭禪了,凡遇到不順心的事,她就喜歡把這兩個字掛在嘴邊。每次,我都想沒必要為一點小事鬧離婚,于是那天,我立即出去追她,求她回家。然而,她像是拿住了我的命門,不但不給我臺階下,還借機鬧了起來。我忍無可忍,拉著她就往家里走。她借此怪我打她,一個人沖回家里收拾行李,住進了招待所。

  整整兩天,胡婉英一直沒有回家。我守著空蕩蕩的房子,悲從中來。我能怪誰呢?只能怪自己不爭氣,得了那種病,惹得老婆嫌棄,生了外心,和別的男人勾勾搭搭。我越想越覺得悲涼,還是向她說說軟話,求求情,兩個人好好過吧。

  以我對胡婉英的了解,她和我吵架后一般會去同一家招待所。于是,我找了過去,沒費多大勁,就查到了她所在的房間。我本想向她道歉,說服她回家,哪知推門一看,房間凌亂,兩張單人鋪上的被窩亂糟糟的,煙缸里還有半截煙頭。看來,我不是第一個來到這個房間的男人。

  我的委屈再次化作怒火,又和胡婉英吵了起來。這次,胡婉英堅決不承認做出過對不起我的事情,還說我愛疑神疑鬼,“我和你一天也過不下去了,我們離婚!”

  我們曾經很愛對方

  我和胡婉英是經人介紹認識的。雖說之前沒見過面,可第一次見到胡婉英,我就對她很滿意。胡婉英的個頭很高,人品也不錯,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很讓我心動。

  和我談戀愛時,她每次去我家都幫著干活,我覺得和她在一起可以撐起一個家,便下定決心和她結婚。那時候我家境不好,可為了娶她,我將多年的積蓄拿出來辦婚禮,打家具。胡婉英那時對我也很好,情到濃時還說過會一輩子對我好,再苦再累也不怕。

  我們的感情一直不錯,孩子出生后,我們的小家更是增添了不少歡樂。我雖然很節儉,對胡婉英卻非常大方,流行的服飾穿戴,我都給她添置,她是我們那一片吃穿戴最好的女人。直到9年前,我得了一種男性病,夫妻生活方面有些力不從心,胡婉英對我的態度就變了。最初,她和我一起四處求醫問藥,較有耐心地等待我康復。可見我的病沒有起色,她慢慢有了怨言,總覺得和我在一起虧了,我們的感情漸漸淡了下來。

  為了彌補對胡婉英的缺憾,同時考慮到孩子長大后經濟壓力比較大,我答應胡婉英的要求,帶她到武漢來打工。到武漢后,我做裝修,她做些零工補貼家用,日子倒也還過得去。

她的“異性好友”

  一轉眼到了2008年,我應老鄉之邀去了廣州工作。那是我第一次和胡婉英分開,只分離了短短3個月,我便因思念她心切,急匆匆趕了回來。可是,迎接我的不是她熱切的擁抱,而是一張男人的照片。

  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我回家時,胡婉英并不太熱情,她吃完飯就說晚上要加班,匆匆忙忙地走了。我心里隱隱有些不安,卻不知從何說起。也許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我無意翻開了胡婉英留在家里的手包,并看到了一張照片。照片的背景是武漢市某著名的景點,一個大約50歲的男子靜靜地站著,在照片的正中央微笑著。

  我覺得不對勁,胡婉英的包里藏一個男人的照片干什么呢?我不在的這幾個月里,她很少給我打電話,對我非常冷淡,會不會與這個男人有關呢?

  我立即查了她的通話記錄。胡婉英是個不太會玩手機的人,她不會發短信,更不會刪除通話記錄。結果,我發現她與一個手機號碼通話頻繁,每天要打三四十個電話,我悄悄記下了這個號碼。

  光有通話的證據還不能證明胡婉英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我決定跟蹤她。這一跟蹤還真發現了問題,我發現有個男人經常接送胡婉英上下班,有時候中午午休時,他們還一起逛超市。兩個人同出同進,有說有笑,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是兩口子。我仔細打量過那個男人,發現他正是照片上的那個人。

  我是個眼里容不下沙粒的人,當即沖上去質問那個男人與胡婉英的關系。胡婉英見我沖上去,連忙抱住我,讓那男人離開。她對外人的袒護讓我很心痛。回到家里,她向我坦白說:“他叫林世杰,開了一家五金店,為人很老實本分。我們是好朋友,你不在的日子,他經常照顧我。如果你反對我和他來往,我們就離婚!”

  我不明白,如果他們之間是純潔的友誼,為什么胡婉英會為了他和我反目,非得離婚?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測,我天天跟蹤胡婉英,她和林世杰的親密關系一點一點地暴露出來。有幾個早上,我打算送胡婉英去上班,她總是扭扭捏捏不答應。于是,我假稱自己去上班,站在隱蔽的巷子口蹲點。果然,我“走”了沒一會兒,林世杰就騎著車出現在我家附近,然后我看到胡婉英親昵地坐在他的車后面,兩人朝著胡婉英上班的方向開過去。

  這幾年來,我多次提出讓胡婉英與林世杰中斷聯系,可她總不答應。如果我說多了,她就以離婚相要挾。我能理解她守著我不容易,因為愛她,所以立下荒唐之約,可是,她也不能做得這么明目張膽吧。

 【她說】

  他許我三年自由 臨到頭卻反悔了

  不盡如人意的婚事

  其實從一開始,我就不是很喜歡金亞平。當初,我媽先看上了金亞平,收了他家的聘禮,我在沒有充分了解他的情況下和他確定了戀愛關系。

  可是相處下來,我發現金亞平很小氣。他有記賬的習慣,和我談戀愛時,每一分錢的開銷都記了下來,甚至有一次和我出去逛街,他請我吃了一根冰棍都記在賬本上。當我無意中翻到這個賬本時,我倒吸一口涼氣,覺得他不適合做我的丈夫。我要求媽媽去他家退婚,可媽媽嘆了口氣,說我們家已經將金亞平送來的禮金花完了,“他這個小伙子勤勞持家,你和他在一起不會過苦日子的。”

  木已成舟,我沒有辦法,只得硬著頭皮和他結了婚。所幸,婚后他待我還算不錯,我們的感情也還可以,偶爾有些小爭吵,倒也正常。只是,令我很生氣的是,每次和我吵架,金亞平總愛說:“你是我拿錢買來的,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這句話很傷害我。

  9年前,金亞平得了病,其實并不是他所說的男性病,而是臟病。醫生說,他的病要忌口,不能抽煙喝酒。但是他不聽,依然喝酒抽煙,熬夜打牌,導致病情反復,沒了徹底根治的可能。

  我不是嫌棄他得了病,而是恨他做了對不起我的事。起初,我帶著他四處治病,是希望和他好好過日子。可越到后來,我越替自己不值,為什么我非要守著一個背叛自己、背叛家庭的人呢?

  我很苦悶,窮一點苦一點,我不怕,自家男人背叛了自己才是真正的傷心。我向金亞平提出了離婚,可他不同意,后來,他轉而提出讓我在外面找個男人。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重復了一遍他的話。金亞平沉默了一會兒,沒再說話。后來,他說:“我希望你顧全這個家,不要離婚。以后,你可以和別人交往,但一定要找個本分人。還有,你和那個人的交往頂多維持3年,3年后,你就收心,和我好好過日子。”

  坐在一旁的金亞平連連否認自己曾許下過這種承諾,胡婉英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肯定地說:“就是你說的!”

  我找的只是藍顏知己

  我當時以為這只是金亞平的權宜之計,他說這番話的目的是想把我留在他身邊。我沒把他的話當回事,只想和他離婚,重新尋找自己的幸福,可是金亞平不愿放手。郁悶之時,我和好朋友一起去唱歌。那時,金亞平正好去了外地打工,我平時也比較閑。我記得那天,好朋友帶了幾個和我們同齡的男男女女助興。唱到中途,我猛地發現,在昏暗的燈光下,平時老實本分的好朋友竟然和其中一個男士摟摟抱抱。更令我詫異的是,一會兒工夫,幾對男女居然都摟到了一起,旁若無人地親熱著。

  從KTV包房里出來后,我問好朋友和那男人是什么關系,她沖我神秘一笑:“好朋友!”她還笑我活得太死板。我突然就開了竅,既然金亞平已經默許我可以在外面“玩”,我為什么還要自己為難自己?于是,在朋友的穿針引線下,我很快和林世杰走到了一起。不過,我們只是好朋友,在一起說說話、聊聊天,精神上互相有個依靠,并不是情人關系。林世杰快50歲了,沒多少錢,我就把他當好朋友。

  這幾年來,我和林世杰一直保持著純潔的友誼,我們交往也是很有分寸的,并不像金亞平想的那樣。相反,金亞平的跟蹤讓我在同事面前很沒有面子,他會冷不丁地沖出來大吵大鬧,還要打林世杰。如果我和林世杰真是情人關系,被他這樣吵鬧,我還覺得值。可是,他不分青紅皂白,無端懷疑我,我越是來氣,越想和他離婚。

  比如最近一次,他去招待所找我,看到床上亂七八糟,煙缸里有煙頭,就此斷定我與林世杰有染。如果真是那樣,我們何必睡兩張床,干脆擠一張床得了!那個煙頭是我進去之前就有了,服務員忘了收拾干凈,他就賴到我頭上,說我和林世杰在賓館約會。這話說得太難聽了,他太不信任我了。

  我和他的日子沒辦法過下去了。“三年之約”是他提出來的,現在他反悔不說,還冤枉我與林世杰有問題。我真是有苦說不出,明明是他生了病,先做了對不起我的事,讓我守了這么多年的活寡,為什么還要冤枉我呢?我受不了他,現在我只想離婚,速速了結這段從一開始就沒有愛的婚姻。

  (口述實錄 文中人物為化名)

  【碰撞】

  少年夫妻老來伴

  胡婉英與金亞平兩人爭執的焦點在于,金亞平患的病因以及胡婉英與林世杰關系的純潔性。很明顯,在這兩個問題上,兩個人都無法自圓其說。胡婉英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在金亞平的病因上,而金亞平則堅稱胡婉英與林世杰是情人關系。

  無性婚姻的確讓人苦悶,出于人性的角度,記者對胡婉英表示同情。然而,金亞平患病是胡婉英尋求婚外情聊以慰藉(按照胡婉英的說法)的原因,但絕不是她犯錯的借口和理由。如果胡婉英借此光明正大與另一個男人形同夫妻,并阻止金亞平的干涉,則顯得很不地道。

  所幸,這對夫妻在記者引導下,試著回憶對方的優點,雙雙流露出了愛意。通過勸說,胡婉英終于答應回歸家庭,好好過日子。畢竟少年夫妻老來伴,她和金亞平已牽手大半生,兩人有共同的孩子,還有很多需要兩個人共同完成的事務。希望他們繼續攜手走下去!

友情鏈接:    >>> 更多鏈接 >>>

同類天使 旗下網站 ? 版權所有:蘭草之戀?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0-2019?hunlian1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9001123號-2

公安備案圖標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08577號

腾讯捕鱼达人3d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