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官集體相親--軍人的婚戀難題
發布日期:2012-06-23     來源: 瞭望東方周刊
北京衛戍區一半軍官的配偶是老家的“農村人”,25歲以上還沒有對象的很普遍,30歲以上沒有談過戀愛的軍官占3%

    陳爽面對禮堂里眾多的年輕女子有點懵,他傻傻地看著對面的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對方也不停地往這邊看,但是他不敢過去說話,帶隊的干事一把將他推過去,他才不好意思紅了臉,向女方開腔。

    8月6日上午,來自北京衛戍區、海軍、二炮、武警部隊等單位的100多名青年軍官,齊赴北京衛戍區大禮堂相親,女方則是北京市婦聯婚姻家庭咨詢服務中心帶來的100多名年輕女孩。

    據了解,此次鵲橋會是北京市雙擁辦、市民政局、北京衛戍區政治部、市婦聯等四單位為慶祝八一建軍節聯合舉辦的雙擁活動。

    “解決軍官實際困難”

    陳爽今年28歲,是團隊里公認的“優秀軍官”,軍校大專畢業,屢次立功,他的先進事跡曾經被幾家媒體報道,但是他至今沒有談過女朋友。

    他認為原因是“一年365天,有360天都在野外訓練見不到(女)人”。陳爽主要負責士兵的野外訓練。

    像陳爽這樣的情況,部隊里還有很多。參與組織此次鵲橋會的北京市民政局優撫處處長王全三對《瞭望東方周刊》說:“有些在基層工作的軍官,因為工作環境封閉,與女青年接觸機會少,我們組織這個擁軍活動,就是為了解決部隊軍官的實際困難。”

 

 王全三介紹,這個活動是北京市民政局為八一建軍節組織的系列活動之一,“當時就是想為基層部隊解決點實際問題”,經過了解,找對象是軍官們迫切需要解決的“困難”,于是北京市雙擁辦、市民政局、北京衛戍區政治部、市婦聯幾家單位一拍即合。

    鵲橋會從6月份就開始組織,市雙擁辦出資五萬元,作為此次活動的經費。北京市婦聯婚介咨詢中心負責征集北京的女青年報名,并委托豐臺、西城區婦聯幫忙,最后在北京各區縣征得女子百余名。

    北京市婦聯婚姻家庭咨詢服務中心干事商藍果介紹,此次鵲橋會只在年齡上設限,女方要求23—28歲,男方要求25—28歲,軍官沒有軍銜限制,但必須是軍官,“普通的士兵不能參加,因為他們將來必須復員回家,如果在服役期間找對象應該找家鄉的姑娘。”

    鵲橋會上,男女各分成五組,每組約20人,輪流談,每人每次限時五分鐘,每個軍官有和20個女孩子接觸的機會。

    陳爽被推上前去后,和那個女子談了10分鐘,“我說不想輪了,她非要輪(和別人再談)。”他和記者說起來還很遺憾。

    懷念“激情燃燒的歲月”

    解放軍總后勤部軍官關大學看到百名軍官與百名北京姑娘“鵲橋會”的消息后說,“現在還有年輕女性對軍人感興趣,我真的感到很安慰。”

    許多人對軍人婚戀的認識來自電視劇《激情燃燒的歲月》,打仗歸來的英雄石光榮看上了充滿青春活力的地方青年儲琴,通過組織安排,30多歲的“大齡青年”如愿以償地把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娶回家。

    然而,激情燃燒的歲月一去不復返了。

    “那樣的故事只能發生在軍人被普遍崇拜的年代,我媽就是那個時候稀里糊涂地嫁給了我爸。但是以現在軍官的社會地位和經濟地位,不可能了!”北京軍區某部的范營長感嘆道。

    “現在是和平時代,軍人形象慢慢被淡化了。改革開放以前軍官有錢花,有飯吃,有衣穿,姑娘們爭著嫁,現在的軍官可能沒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了。”關大學分析說。

    《瞭望東方周刊》在國家統計局和人事部了解到,1980年營級軍官每月工資70多元,與之同一級別的地方科級干部工資是50多元。現在營級軍官工資約為1500元。

    “準確地說,部隊工資略高于地方,但是地方公務員的財政補貼比較多,有的地方補貼遠遠多于工資,而部隊只有工資。”人事部政策司的一位官員解釋說。

    范營長是在地方大學畢業后參軍的,今年30歲了,還沒找到女朋友,這是他參軍的時候沒想到的。

    沒時間也沒錢談戀愛,是軍官們普遍的認識。以范營長的收入狀況為例,每月工資1480元,除此之外每年還有800元獎金和800元第13個月工資,這是他一年能拿到的所有現金。

    他曾經碰到過理想的人選,但是自動放棄了,“因為我沒錢,我替她覺得委屈,現在年輕的女孩子誰不想花錢痛快,日子舒坦,誰還會為了看不到、摸不著的將來的偉大的愛情而忍耐呢?”

    范營長如果找一個農村姑娘結婚,再熬四五年也能讓女方隨軍,拿到北京市戶口,但是作為一個大學畢業生,他想找有文化、有工作的,“這個平衡點太難找。”他說。

    由于類似的原因,很多軍官不得不降低標準,到家鄉找對象,據衛戍區政治部某干事透露,衛戍區一半軍官的配偶是老家的“農村人”,25歲以上還沒有對象的很普遍,30歲以上沒有談過戀愛的軍官占3%。

    衛戍區李干事帶隊參加了這次的鵲橋會,雖然他現在單身,但是只能看著別人談。兩年前他的老婆和別人“跑了”,留下他和2歲的女兒再也沒回來。

    他說和老婆發生感情危機主要是因為“見面少”,照顧不上家里。同在北京,他在豐臺,老婆在朝陽,但一個月最多只能見兩次面。老婆曾經找到部隊幾次,領導馬上找她談話,表示會影響他的工作,以后她再也沒有來過。

    李干事類似的情況在他的團里還有兩個,他并不怨恨背叛他的妻子,反而認為“誰找軍人,就是傻”。他說,“有了孩子以后,生活中的事情都要自己料理,女方壓力很大。”

    如何提高成功率

    那天鵲橋會后,陳爽給他心儀的女青年打了多次電話,但對方沒有接,他又發短信問“能不能繼續發展”,對方回“做普通朋友”。回憶起當天的談話,陳爽說女青年問他“是不是在乎錢?”他答“不是很在乎”。

    “我們團相親去了八個,都沒有進展。”一位當天帶隊的干事告訴《瞭望東方周刊》。

    26歲的小學教師盈盈是此次鵲橋會中的女青年之一,她說,自己之所以想找軍官,是因為看重對方的人品。“我接觸過的很多北京男孩子太浮躁,過分依賴父母,當兵的受過多年的訓練,工作踏實、獨立能力和責任心比一般人強,這樣,將來在生活上不會讓我太操心。”她說。

    一位軍官分析了部分參加相親的女孩子的想法:在婚戀上受過打擊,想找一個踏實穩定的;家里有錢性格嬌縱,想找老實本分的;家庭狀況不好,看重軍官可以分到房子的;自身條件不好,找對象有困難的。

    商藍果說,“軍官們很想和有北京戶口的女青年結婚,這樣他們轉業可以直接留在北京工作。”

    既然有了結合的“平衡點”,似乎就有了成功的可能。

    范營長這次沒參加“鵲橋會”,因為以前部隊也搞過類似聯誼會、舞會,軍官和女青年可以跳舞聊天,但是成功率低。他還認為部隊不重視基層軍官的婚戀狀況,類似活動一年最多才組織一次。

    王全三表示,這是市民政局第一次出面組織這樣的活動,以后還要多組織,而且要在形式上改進。

    盈盈也覺得“鵲橋會”需要改進,因為五分鐘時間只能問問對方名字、年齡、家鄉等這些大問題,彼此留個電話,對方的性格、愛好等很難判斷,而且一次見那么多,“上午見了,還沒到下午就弄混了”。

《瞭望東方周刊》實習記者柴愛新/北京報道

友情鏈接:    >>> 更多鏈接 >>>

同類天使 旗下網站 ? 版權所有:蘭草之戀?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0-2020?hunlian1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9001123號-2

公安備案圖標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08577號

腾讯捕鱼达人3d下载